字体
关灯
目录 下一页


    尖锐的刹车声,几乎要刺破脆弱的鼓膜。

    卫家别墅门口,有一个身形消瘦的疯女人拦在了卫斯年的宾利轿车前面。

    如果不是司机踩了急刹车就撞上了,开车的司机降下车窗对她破口大骂,“你找死啊,不想活了吗?也不看看这里是什么地方?滚开!!”

    “我找卫斯年!”

    这个司机刚来了两年,所以并没有见过这个女人。

    “卫总是你想见就能见的吗,滚开!”

    孟繁星现在的样子实在是算不上好,但是她根本就顾不得那么多,使劲了拍了几下汽车前盖,“卫斯年,我有事要跟你说。”

    车里,卫斯年那张神秘冷漠的脸上没有丝毫情绪,淡淡的吩咐司机,“撞过去。”

    司机面露难色,“先生,这……”

    “你听不懂吗?什么时候轮到你来质疑我?她既然不想活了,那就撞上去。”

    能让脸上万年不见表情的卫斯年发一下火,外面那个女人想必也是一个人物,司机不再分辩,挂挡踩油门冲着挡在前面的孟繁星就撞了上去。

    孟繁星闭着眼睛,死就死,这是她唯一的机会,她绝对不能放弃。

    她从来都不怀疑,卫斯年心狠手辣的程度,就算今天把她撞死在这里,她也认了。

    关键时刻,司机踩了刹车,打了方向盘,因为惯性,孟繁星被碰到膝盖,一屁股跌坐在地上。

    “你这么想死,怎么不直接死在监狱里?”

    冰冷的声音一秒钟将孟繁星从死亡的恐惧那里拉回了神,她抬起头,逆光中,看清楚了那人肃若寒星的脸,依旧是她爱了多年的模样。

    她跪在地上膝行两步,紧紧抓住他笔挺的西裤,“求求你,救救我。”

    如若卫斯年没有记错,今天是孟繁星出狱的日子,三年前,她尚没有跪下来求情,出狱了反而过来求他。

    他锁了锁眉,不带任何情感的问道:“求我做什么?”

    “我需要钱,救命。”

    “你凭什么以为我就会给你?”

    卫斯年抬腿要走,被孟繁星死死的抱住一条腿,“求你,我可以给你写借条,我只要三十万,我肯定连本带息的还给你。”

    三年的牢狱生活,总归是改变了很多,孟繁星也再也不是那个恣意妄为的她。

    卫斯年用力的拔出自己的脚,象征性的拂了下裤子,感觉好像是被什么脏东西碰了一样,“三年,这么快你就忘了吗?”

    忘?她怎么可能忘,无论是入狱之前,还是入狱之后,心上身上的种种疤痕,她一刻都不曾忘记。

    只是现在,她时间宝贵,耽误不得。

    重拾勇气,艰难开口,“你要怎么样才肯借给我?如果想让我给文锦偿命,我也可以……只求你,借给我三十万,人命关天,求求你,我没有别人可以去找,只能来找你。”

    “人命关天?呵呵,你若是早一点知道这个词三年前就不会杀人了。”

    孟繁星急急的反驳,“如果你想听解释,我也可以,但是现在没有时间,求求你……”

    “够了,你现在说的话我一句都不想听,滚开这个地方,我不想在看到你。”

    卫斯年的眼神里的漠然与愤恨,对孟繁星而言,如寒芒在背。

    孟繁星跪在地上并没有起来,“小叔叔,求你了,求你借钱给我,我真的有急用,求求你……”

    因为孟繁星的这声小叔叔,一时间,一股难以名状的复杂情感萦绕心头,久久不散。

    这个小姑娘已经不在是曾经陪伴在他身边那个可爱有温度的小姑娘了,不知道什么时候,她身上的温度都变成了冰冷的杀意。

    三年前,她还未满十八岁。

    “想要三十万,这就是你的态度吗?”他脸上冰冷的笑意在孟繁星看来充满了讽刺。

    孟繁星笑了一下,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现在这个样子的她,有什么资本要求卫斯年?

    卫斯年始终是高高在上,在江城呼风唤雨,她呢?早已经没有资本,现在她这个样子,说她才刚刚二十一岁,又有谁会相信?

    说她年龄比卫斯年大恐怕都有人相信。

    在卫斯年的注视下,她站起身来,光天化日之下,她开始脱自己身上的衣服,风衣、衬衫……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