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熟悉的气息渐渐的逼近她,冰凉的手指捏住了她的下颚,“又来这一套,你进去三年了,怎么一点长进都没有?”

    孟繁星面无表情的呵呵一笑,“小叔叔,你知道的,三年前我就想把这副身子献给你,你所鄙夷的,现在也是我仅存的。”

    “恨我吗?”

    孟繁星身子轻轻一颤,下唇都被她咬出了血,她一字一顿的道,“小叔叔,是我年少轻狂,恬不知耻的爱上你,这三年恐怕就是对我的惩罚,我知道错了,你能不能借钱给我,我真的很需要这笔钱。”

    恨?

    有资格吗?在他的眼里,她十恶不赦,屡教不改,有悖伦常,甚至害死了他的未婚妻……

    这样的人还配得到卫斯年的怜悯吗?

    可这个时候,她去哪里弄这么多钱。

    她年少轻狂,做下了多少出格的事情,现如今,还债的时候来了。

    “你要怎么样才肯借钱给我?”

    卫斯年瞳孔黝深,安静注视着他,薄唇微抿,冷笑了一下,“既然衣服都脱了,你应该有很多可以赚钱的法子。”

    孟繁星紧咬的下唇,几乎咬出血来,“我求求你,只要你肯借钱给我,我什么都可以做。”

    她今天才刚刚出狱,不是没有想过用那种方法赚钱,但是来不及,时间太紧迫了,她只能来求卫斯年。

    她仰头望着卫斯年,“小叔叔,求求你,借给我吧,我真的是要救命的。”

    清澈带着些乞求的眼神望着他,一如她小时候父母双亡时,求带走的那个眼神。

    “你最好不要后悔。”

    坐进车里,卫斯年淡淡的吩咐,“派人查一下,她要钱干什么?”

    “是,卫先生。”

    看着绝尘而去的汽车,孟繁星捏紧了手上的那张支票,上面的签名她再熟悉不过,曾经她趴在他书桌前,念着他清冷的眉眼,一笔一笔临摹他遒劲的签名。

    那些曾经再也回不来了。

    此时的二号手术室里,躺着一个两岁的小姑娘,急等着钱救命。

    一个星期之前,孟繁星同一个监室,比她早半年出狱的秦怡来监狱探监,告诉她福利院给她打了电话,说孟思缘身体状况非常不好,入院的检查结果显示,必要要做手术。

    得知这个消息自后的一个星期,她度日如年。

    于她而言,人生中最美好的三年,不是在大学校园里挥洒青春,而是献给那样一个暗无天日的地方。

    如果没有在监狱外面的孟思缘支撑,她恐怕熬不过漫长枯燥的时光。

    上天保佑,手术成功。

    晚上八点,在ICU监护的孟思缘,麻药劲刚过,人也醒转过来。

    迷迷糊糊的看到了带着口罩坐在床边的孟繁星。

    她强忍着眼泪,怯生生的瞧着孟繁星。

    秦怡出狱的时候带了一张孟繁星的照片出去。

    当时她的心里也很矛盾,又怕孩子不认识她,又怕以后孩子会不想认她。

    可是,她做的唯一的错事,就是爱上了一个不该爱的人,其他的她没有错。

    看着小姑娘噙着泪水的眼睛,心如刀绞,“思缘是不是身上疼?我叫医生来好吗?你身上有很多的线,你不要乱动。”

    孟繁星刚站起身来。

    小姑娘小声如蚊吶问了一句,“是妈妈吗?”

    虽然插着鼻氧管,说话不是很清楚,孟繁星却读懂了女儿的这句话,瞬间泪如雨下,她使劲的点了点头,“乖宝宝,是妈妈。”

    小姑娘眼睛亮晶晶的看着孟繁星,扁了扁嘴巴,“妈妈,宝宝疼……”

    “妈妈知道你很疼,思缘生病了,等病好了就不会在疼了,妈妈会一直陪在你身边好吗?”

    口罩底下的孟繁星,紧咬着嘴唇,孟思缘软软的声音听在耳中,如万箭穿心,她作为一个母亲,亏欠孩子的实在是太多了,不但没有给她一个健康的身体,也没有给她一个良好的生长环境。

    倘若这次孟思缘有个三长两短,她真的也活不下去了。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