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孟繁星彻底的慌了神,她刚刚出狱能惹上什么人?而且还是个刚刚手术过后的孩子。

    想到孟思缘术后监测还没有二十四个小时,这期间万一出现问题怎么办?

    孟繁星打了个车来到启风集团。

    “小姐,没有预约,总裁不能随便见。”

    “我找卫斯年有事,你让开,让开。”

    双拳难敌四手,任凭孟繁星怎样哭闹,她还是被两个保安架着拖出了门口。

    蓦地,孟繁星突然意识到,有手机这回事。

    现在她只能祈祷卫斯年没有换号,时隔三年,这一连串的号,还犹如印刻在心里。

    单调的滴滴声,仿佛重新给孟繁星注入了希望。

    “喂,卫斯年,孩子不见了,是不是你把孩子带走了,我求求你,孩子是无辜的,请你不要伤害她,我求求你,把孩子还给我,求求你……”

    孟繁星哭的瘫软在地,现在她想不到别人会对孟思缘不利。

    昨天是她第一天出狱,出狱后见的人也只有他,况且他还派人查了孩子的情况。

    “你现在在哪里?”

    “我求求你,求求你,她才刚做完手术,你不能这样对她,你若是恨我,就把所有的恨发泄在我的身上,求你把孩子还给我……”

    “你有什么证据说是我带走了孩子?我在开会,挂了。”

    挂掉电话的卫斯年,紧皱着眉头,烦躁的结束了会议。

    回到自己的办公室,又接到孟繁星的电话。

    “小叔叔,求求你,把孩子还给我,她还那么小,又刚做了手术……”

    又听到熟悉的那声小叔叔,卫斯年心里五味杂陈。

    “孟繁星,你能不能有点尊严,为了一个野种连着求了我两次,我再郑重的告诉你一次,我没见过什么孩子,既然孩子不见了,你可以去求孩子的父亲,我没有这个义务帮你寻找孩子。”

    卫斯年再一次挂断了电话,心情更是烦闷,秘书抱着一沓文件进来让他签署。

    他挥手扫落了办公桌上的所用东西,指着门口,气压冷硬的道,“滚出去!!”

    此时,门外的天空阴沉沉的,悄悄的渗透着些寒意,入秋后的第一场雨,眼看着就要来了。

    临近下班的时候,文琇打电话约他一起午饭。

    窗外雷声阵阵,顷刻间暴雨倾盆而至。

    不多时,地面上已经满是积水,孟繁星此刻就绝望的瘫在泥水之中。

    这种感觉比三年前,卫斯年亲自送她进监狱还要绝望。

    她怪自己明白的太晚了,她如何努力付出,都得不到卫斯年的爱,一切不过是她的自作多情。

    当年她捅破二人之间那层窗户纸的时候,卫斯年已经离她越来越远了……

    她还妄想能用孩子来拴住他的心?又怎么可能?

    可尽管如此,孩子又有什么错?

    孟思缘才两岁而已,刚刚做完手术,昨夜她的小手还轻轻的抓着她的一根手指入睡。

    狂风呼啸,雨水也从四面发放的砸下来,她浑身上下湿漉漉的,浸凉的衣服贴着她的肌肤,冷意彻骨。

    黑色的宾利,在她的旁边停下来。

    车里的卫斯年透过车窗冷漠的看着被暴雨洗礼的孟繁星,两手握拳紧紧的攥着一枚黑色的星星吊坠,镂空的星星里面嵌着一颗心形的宝石。

    那是有一段时间,孟繁星迷上了手工制作,费时两个月,亲手打造了这条项链。

    她当时笑意盈盈的对他说,“星星的心都在你这里,你要好好的保管。”

    一道闪电划过,卫斯年下意识的眯了眯眼睛,淡淡的吩咐,“让她上车。”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