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秦子木,是我,你帮我查一个人的通话记录,要快。”

    孟繁星心如刀割,所有的事情如果都跟文琇串联起来,好像很多事情都能解释清楚了。

    三年前,她生日当天,其实还发生了一件事,她还没有来得及告诉卫斯年,同样是让死党秦子木帮她查了资料。

    她出院准备回家的时候,差点被一辆闯红灯的大货车撞死。

    前一天她刚跟文锦起了冲突,后来她怀疑是不是文锦所为,晚上生日宴会开始之前,文锦就找了她,两个人没聊几句,又起了争吵。

    她记得清清楚楚,两个人虽然激烈的争吵,却没有发生什么肢体冲突,最后被摄像头拍到她去推文锦的那一幕,实际上是文锦突然晕了一下,她下意识伸手去拉,文锦后退一步,直接就从阳台上栽下去。

    所有人都以为文锦是从楼上掉下去摔死的,那么巧的是正好被下面的文琇“碰巧”看到,加上一个模糊的监控视频,她有口难辩。

    事后,她回到房间里,本来指控文锦的资料也没有了。

    若是这一切是文琇做的,那思缘就有危险,为了得到卫斯年,连自己的姐姐也放在了她做的局里,肯定也不会放过孩子。

    所以,她要抓紧时间,抢在文琇之前找到孩子,希望一切都还来得及。

    秦子木接到她之后,同时递上来一份资料,孟繁星来不及打开,只觉得一颗心快要跳出胸膛,“子木,要快。”

    思缘,你一定要等着妈妈,妈妈来救你了。

    孟繁星赶到的时候,人还没有撤完全,有人正在收拾房间里的监护设备。

    秦子木扭着那人一条胳膊抵在墙上。

    孟繁星紧张的问,“孩子呢?”

    “你们是什么人?”

    孟繁星眼睛里闪过一丝狠厉,“我问你孩子呢?你不说,我现在就扭断你的胳膊。”

    秦子木手速很快的先卸掉了他一条胳膊。

    那人惨叫一声,“饶命,我只是个收了钱办事的,孩子,孩子已经不行了,设备撤了之后,小孩子没挣扎多久,就没了呼吸,让人抱出去扔了。”

    孟繁星只感觉喉头一甜,一口血就喷了出来。

    秦子木放开那人,扶了孟繁星一把,“繁星你没事吧?”

    “你在说一遍,孩子怎么了?”

    她的双目有些失神,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话是真的,她努力控制自己的情绪,想让自己看起来稍微正常一点,可是她做不到。

    “孩子呢?扔到哪里了?”

    文琇选的这处地方很偏僻,房子又老,不远处就是海边,所以,孩子不行了之后,那些人就直接将孩子扔到了海里。

    孟繁星双膝跪地,直接瘫软在海边。

    思缘还那么小,才两岁,她没有给她很好的生活,怀她的时候就因为营养跟不上,几个月了肚子看不出弧度,后来又早产。

    可以说是一点福都没有享到,她想出狱之后,母女俩生活在一起,会好好的补偿她。

    她还在病床前答应她,永远都不会离开她。

    “思缘……啊……”

    孟繁星跪在海边拼命的哭喊,声音悲怆而绝望,她往海里一点点爬,孩子没了,她也不想活了,却被秦子木死死的拉住。

    “繁星,你冷静一点,我们要惩治的是杀人凶手,你不能这样伤害自己。”

    对,秦子木说的对,她要让文琇给孩子偿命,不能让她得逞。

    她一把抢过秦子木的车钥匙,奔跑的速度连秦子木都追赶不上。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