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顾楠楠揉着自己的小PP,看着逐渐远去的跑车,心里的怒火都在叫嚣着,现在碰瓷的都尼玛这么嚣张,她有句妈卖批想要和他说。

    一个小破孩骑着一辆拉风的小三轮自行车从她面前缓缓爬过,心中邪念顿生。

    经过二十分钟的龟速,她总算是含着眼泪赶到了。

    她到的时候林可儿已经早就等着了,看到她骑着儿童自行车,冷着脸,“哪个小孩又被你无辜糟蹋了?”

    “说什么呢?我是那样的人吗?”她白了林可儿一眼,这是朋友?这分明是损友。

    她四处望望,“我要的东西呢?”

    林可儿朝着大理石柱子后面撇了一眼,“你要花圈干什么?”

    “做好事!”她漆黑是眼眸如雨雾一般,让人看不透,“你就等着看好戏吧!”

    ………………

    海城避暑山庄。

    人山人海,衣香鬓影。

    漫天的彩色气球飞舞,五彩的鲜花簇拥,四周散发的都是满满幸福的味道。

    新娘和新郎在牧师的致辞下正一脸幸福的准备交换戒指。

    就在这时,几个穿着白事花圈店工作服的小伙子,将一大车的花圈都卸到撒山庄大门口,

    “请问哪位是俞明俊先生,麻烦签收一下。”

    悠扬的音乐声戛然而止,大家四目交接,窃窃私语。

    俞明俊先生,不就是今天的主角新郎?

    婚礼上送花圈,还是头一回见到。

    “这是怎么回事?”俞明俊父亲一身整齐正气的笔挺走来,脸色有些难看,“谁让你们送的?”

    “我。”宾客中传来了一个清冽的女声。

    顾楠楠满脸挂着娇俏的笑容,清风徐徐一般朝着新郎走来,眼神却如掉冰窖清冷至极,“俞明俊,我送你的新婚贺礼,你还喜欢吗?”

    因为她的一句话,所有人的目光都定格在她的身上,现场鸦雀无声。

    现场静悄悄的,如同一切在转瞬之间漫画般的定格了。

    “楠楠,你怎么来了?”

    “怎么不欢迎我?”她长长的睫毛轻轻的煽动,美丽优雅,巧笑嫣然,“得知你结婚我连夜赶飞机来的,是不是很开心?”

    俞明俊嘴唇紧抿,身体僵硬的就好像冰块做的雕像一样,体内的疼痛如同千百倍的锋利的刀刃狠狠的将他撕扯着,他压低了声音,“楠楠,别胡闹!”

    一切等他回去之后再做解释。

    顾楠楠微微的顿了一下,心里似乎被尖锐的刀子给狠狠划开,她勾着唇自嘲的笑了起来,“胡闹?我怎么会是胡闹呢,你看我是多么的有诚意,给你买了这么多花圈,就算你全家死了都用不完。”

    “这是哪里来的疯女人,来人,把她给我扔出去。”俞母的脸有些挂不住了。

    这分明就是来砸婚礼场子的。

    “谁敢?”林可儿站了出来。

    顾楠楠他们可以惹,但这位林小姐,他们俞家可惹不起。

    顾楠楠咬着唇,眼神幽邃还冷冽,“放心好了,我不是来砸场子的,我是带着无比诚挚的心来祝福你的。”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