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过来!”

    “我不要,你休想要我的眼睛,我巴不得文琇死,绝不可能让她活着。”

    孟繁星伸手拉开了窗子,半个身子差不多探了出去。

    “孩子的事情,我已经让人再查了,如果真的是她做的,我绝对不会姑息,你也是一个成年人了,该为自己的行为负责了。”

    孟繁星凄然一笑,“卫斯年,我现在死了,你会难过吗?”

    “不要胡闹了,过来。”

    正在这个时候,秦子木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繁星,你不要做傻事,赶紧过来。”

    “木头,我欠你一句谢谢,不过,今天的这件事是我跟卫斯年之间的事,你不要插手。”

    “我这段时间一直在找孩子,你就忍心让她小小的身体永远泡在冰冷的海水里吗?”

    听到秦子木的这句话,孟繁星瞬间崩溃,拿着剪刀的手一抖,在额角划出一道血痕。

    她恨,恨文琇,也恨卫斯年。

    死亡是一种解脱,可凭什么她死了,便宜了他们?

    “卫斯年,你想要我的眼睛也可以,但是必须跟我登记结婚。”

    “你说什么?”卫斯年闻言蹙起眉峰。

    “你没听明白吗?我要跟你登记结婚,乱伦,大逆不道,你为了文琇肯答应吗?”

    孟繁星一条腿已经跨了出去,她半坐在窗台上,摇摇欲坠,随时都有掉下去的危险。

    卫斯年拳头攥的紧紧的,指甲陷入掌心,似乎都感觉不到疼,生怕说错一句话刺激到她,她直直的从九楼上掉下去。

    “好,我答应你,下来吧。”

    孟繁星放肆的大笑,多么可悲,她终于要跟卫斯年结婚,这是她多年梦寐以求的事,确是因为另外一个女人。

    “卫斯年,你到底有没有心?三年前为了文锦将我送进监狱,现在又为了文琇要挖我的眼睛,还答应了跟我结婚,哈哈哈哈哈,太可笑了,太可笑了……”

    以前,她总觉得江城的人将卫斯年传的神乎其神,说他的心比千年的寒冰还要冷,没有那一个女人可以征服他。

    但是,她总觉得小叔叔待她极好,所有的温柔暖意好似都给了她。

    所以,她认为,对于卫斯年来说,她是不一样的那个。

    可是她想错了,对于卫斯年来说,没有什么不一样,他的心像石头一样冷硬,怎么都捂不热!

    “可以下来了吗?”

    “先……”

    后面的话还没有说完,卫斯年一个箭步冲上去,手很精准的扣住了她拿着剪刀的那只手,孟繁星往后一闪,手不受控制的一扬。

    卫斯年已经将人从窗户上扯了下来,剪刀同时被夺了去。

    鲜血一滴一滴的滴落在白色的大理石地板上。

    秦子木冲上去拉着孟繁星前前后后看了一遍,“繁星,你哪里受伤了?”

    坐在地上的孟繁星没有说话,仇恨的眼神紧盯着卫斯年,为了骗她下来,卫斯年连结婚这样的事情都答应了,在她震惊的同时,将她从窗台上扯了下来。

    “你能让人看住我多久?”

    “直到上手术台为止,以后没有我的允许,你连死都不能。”

    说完拉起孟繁星就要走,却被另一股力量从后面拉住,“繁星不能跟你走,如果她继续留在你身边,她会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