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那你考虑过吗?她留在你身边,你是什么下场?”

    秦子木大义凛然,不畏生死,“大不了一死。”

    卫斯年表情阴郁,还不等他说话,孟繁星甩开了秦子木的手,她已经给秦子木添了不少麻烦,激怒卫斯年的下场,孟繁星很清楚,“子木,你回去吧。”

    许是被刚才偏激疯狂的孟繁星吓到了,秦子木难得的执拗,“不行,他留你在身边,就是要挖你的眼睛,我听说文琇现在还躺在ICU里,如果她心脏不行了呢?他是不是还得挖你的心脏?”

    “她就算是死,也要死在我的身边,债还没有还完,她没资格死,还有,你要是逞英雄也得看看有没有这个本事。”

    秦子木被卫斯年的两个保镖拦住,眼睁睁的看着周身戾气横生的卫斯年带走了孟繁星。

    “是我求他,他才帮助我的,你……”

    “闭嘴!你这是在给他求情?你入狱之前整天跟他厮混在一起,孩子是不是他的?”

    孟繁星刚刚压下去的暴戾之气,想到孩子又有些崩溃,“厮混?我跟你在一起厮混了十年,孩子怎么就不能是你的?”

    卫斯年极力压抑着怒火,拉扯着孟繁星就往外走,他先将孟繁星塞进汽车副驾驶座,他随后打了个电话,接过司机手里的钥匙。

    孟繁星八岁来到卫家之后,就没有见过卫斯年开车。

    据说,卫斯年的母亲当年死于一场车祸,事故发生的那一瞬间,母亲扑上来挡在了他的前面,护住了他,自那以后,他再也没有开过车。

    卫斯年侧身先给她系上安全带,车子如离弦的箭冲了出去。

    车速太快,孟繁星几乎可以听到他清晰的呼吸声,如果卫斯年就这样带着她死了,那恐怕对于她已经是最好的结局。

    尖锐的刹车声,打破了孟繁星的胡思乱想。

    孟繁星的眼睛视力很好,民政局三个字就这样突兀的映入眼帘。

    她原本以为,卫斯年不过是想先把她从窗台上骗下来,根本没有想跟她结婚。

    王律师手里拿着刚刚改过的户口本,在工作人员难以置信的目光中,卫斯年不耐烦的道,“我们结婚,快一点。”

    户籍关系上,两个人的关系在前一秒还是养父女的关系,下一秒就变成了配偶。

    在卫斯年的低气压下,工作人员战战兢兢的给他们办理相关的手续。

    拍照的时候,孟繁星反复被要求自然一点,笑一下,最后忍无可忍,终于问出了到现在一直憋在心里的话,“巴不得我死?还要跟我结婚?你就这么想救文琇?”

    卫斯年冷漠的瞥了她一眼,“作为妻子,你要无条件支持丈夫的任何决定。”

    说来说去,还是为了让她去救杀害她女儿的杀人凶手。

    当然,身为妻子,还有一项更为重要的义务。

    他的动作算不上温柔,甚至可以说是粗暴,没有一点点的前奏。

    运动过程中,卫斯年一遍又一遍的问她同一个问题,“还爱我吗?”

    后面很长的一段时间,孟繁星咬着唇没有发出一点声音。

    这就是她渴求的爱情,这就是她爱了十几年的人,粗暴的动作无一步宣泄着,她这样的女人根本不配拥有爱情。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