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滚开,你们也不看看我是谁,谁让你们拦着的?”

    门口传来一阵大声吵嚷。

    文家父母不管不顾的闯了进来。

    “斯年,你怎么回事?”

    卫斯年坐在沙发上面无表情的道,“滚出去!”

    “斯年,阿琇还躺在手术室里,既然孟繁星已经死了,你为什么还不把她的眼角膜移植给阿琇?”

    文母指挥身后的医生护士,“快点,我们阿琇还等着移植眼角膜呢?这样的下贱的杀人犯,真是死有余辜,快,把人送去手术室……”

    “呵……”

    卫斯年的冷笑在身后适时的响起。

    “我看谁敢动一下。”

    文母先是一怔,“斯年,你这是什么意思?你是同意她赎罪,把眼角膜移植给我家阿琇的,现在人死了,也干净了,为什么不能带她走?”

    “我说不行就不行,现在,你们给我滚出去。”

    “斯年……”

    蓦地,卫斯年从沙发上起身,指着门口道,“别让我的话重复第三遍!”

    他们是长辈,卫斯年已经给出了最大的忍耐,文家父母不会看不出来。

    老两口对视一眼,方才的嚣张气焰一下子就下去了,虽然心有不甘,但也不敢惹怒了卫斯年,遂带着医护人员灰溜溜的离开了。

    文琇听到开门声,还以为是卫斯年过来了,鼻息恹恹继续装昏迷。

    “老头子,你说这是什么事?现在人都没了,为什么又反悔了?”

    “谁知道,这事也不能就这么罢休了……”

    “爸妈,发生了什么事?”

    “女儿,你醒了?”文母走上前去,拉着文琇伸出来的手。

    “孟繁星不是死了吗?怎么还不把她带过来把眼角膜移植给我?”

    文母叹息一声,“卫斯年反悔了,不让把尸体带走。”

    文琇脸上闪过一丝阴狠,“她是真死还是假死?不会是不想把眼角膜移植给我,故意的吧?”

    “尸体现在还停在病房里,卫斯年不让任何人靠近,不过听医生说,摔的血肉模糊,当场就死了,也不知道眼角膜是不是也跟着摔坏了,你别急,卫斯年说了还会想办法的,不过,这也算出了我心中的一股恶气,你姐姐泉下有知,应该可以瞑目了……”

    文琇在心里冷哼一声:孟繁星,就这么死了,真是便宜你了。

    现在所有的障碍都清除了,她现在就等着嫁给卫斯年。

    没有谁,可以阻止她嫁给自己爱的人。

    孟繁星死后一个星期。

    卫斯年消失了一个星期,电话不接,人也不见。

    实际上在这么短的时间里,商界发生了不小的动荡。

    秦氏集团面临巨大的经济危机,项目停滞,银行不肯放款,就连很多合作的公司,也纷纷撤资,股票更是大幅度的下跌。

    总裁秦风在四处碰壁之后,终于求到了卫斯年那里。

    也算是让他找到了问题的关键所在。

    源头竟然出在他那个逆子秦子木的身上,于是,下了重金,黑道白道都开始寻找秦子木的下落。

    秦风就算是挖地三尺,也要把人给找出来,找到了之后需,打断他的狗腿,省着他再出去惹是生非,这次竟然捅了这么大的篓子。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