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昏暗的破旧厂房里。

    卫斯年坐在一张折叠椅上,冷冷的看着跪在地上被五花大绑的两个男人。

    “自己说,还是找人教教你怎么说?”

    孟思缘的事情出了之后,本来秦子木的人抓住了绑架孟思缘的人,可后来人就不见了,加之孟繁星又开车撞了文琇。

    一时间孟思缘的事情就被压了下来。

    “我不知道该说什么,你们为什么抓我们?”

    对待这种人,卫斯年更是没有耐心。

    保镖心领神会的拿着铁棍就招呼在那两个人身上。

    “饶命啊,饶命,不要打了……”

    “我说我说……”

    其中一个人被打的连连哀求,“那个小孩是我们绑架的,我们也没有见过雇主,只知道是个女的,最后我们的一通电话,是让我们撤掉那个小孩子的所有监护,因为这个小女孩刚做完手术,交到我们手上的时候,就带着很多的仪器,撤掉监护无疑就是要她的命,我们收钱替人家办事的,只好照办。”

    “孩子呢?”

    另外一个人赶紧撇清关系,“他,是他抱出去扔掉的!”

    卫斯年接过保镖手里的一条铁棍,一棍子下去,静寂的空间里,似乎听到骨头碎裂的声音。

    “既然你们都不想活了,那就给孩子陪葬去。”

    孟繁星刚被卫斯年收养的那阵,特别的黏人,晚上从来不敢一个人睡觉。

    就算被勒令一个人睡,半夜,也会赤着脚抱着枕头来到卫斯年的房间,四周黑漆漆的,也不说话,就那样执拗的站在卫斯年的床边。

    得到卫斯年的一句“上来吧”,才会身手矫捷的爬上床,抓着他的一条胳膊,黑如曜石的眼睛里闪烁这一丝得逞后的狡诈,偏巧小声又软软的道,“小叔叔,我不吵你,我睡觉很乖……”

    关于孟思缘的资料里,有一张小姑娘的照片,她的眼睛就很像孟繁星,又黑又亮,灵动的眼睛仿佛会说话,她在离开这个世界之前,是不是也软软的声音,喊着妈妈,直到那双黑亮的眸子,失去神采。

    不知怎地,心一阵刺痛。

    明知道那孩子不是他的骨肉,为什么还会有这种感觉,难道仅仅只是爱屋及乌,因为孟繁星,才会对那个小姑娘心有疼惜。

    “不要杀我,不要杀我,那个孩子还活着,没有死。”

    手上的铁棍终究没有打下去,卫斯年凝了凝神,“你刚才说什么?”

    那人浑身是血的躺在血泊里,喘着粗气开口,“孩子没死,我抱出去要扔的时候,发现她还有呼吸,我也是有孩子的人,所以就把她给抱走了,我没杀人,没杀人……”

    卫斯年扔掉了手上的铁棍,接过保镖递过来的手帕,擦了擦手,随手扔在你另外一个人的身上。

    “处理了吧。”

    “救命啊,救命……”

    呼救声不绝于耳,那人被保镖们拖了下去。

    招供的那人,浑身瑟瑟发抖,心有余悸的庆幸自己捡回了一条命。

    “我虽然没有见过那个女人,但是我记得那个女人的声音。”

    卫斯年很谨慎,手机开了免提,接连打了两个电话,给无关紧要的人,那个浑身是血的人,听了只是摇头。

    第三个电话,才是打给文琇的。

    电话响了两声,被人接了起来。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