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妈妈,妈妈……”

    孟思缘的声音,清晰的传来,孟繁星刚要去抢文琇的手机。

    文琇迅速的挂断了电话,“你只要把眼睛给我,我就会把孩子给你,然后你们走的远远的,别再让我看到,我们之间的恩怨就两清了。”

    孟繁星热泪盈眶,浑身颤抖的站都站不住,秦子木从一旁紧紧的搀住她。

    “繁星,你不能信她的话。”

    “木头,你走吧,走的远远的,刚才我都听到了,卫斯年对付了秦氏集团,这段时间你父亲肯定再找你,我不能再连累你了。”

    “已经走到这一步了,我不后悔。”

    孟繁星猛的推了秦子木一把,将那柄小刀抵在自己的脖子上,“走!”

    “繁星,你要干什么?”

    “我让你走,现在,立刻,马上,如果我有个什么不测,帮我照顾孩子。”

    “好,好,你别做傻事,我走就是了。”

    秦子木一步一步后退,然后离开了病房。

    孟繁星腿一软,跌坐下地上。

    “什么时候开始?”

    “自然是越早越好,我怕晚了你改变主意。”

    这应该不是孟繁星第一次躺在冰冷的手术室里。

    但是她有预感,可能是最后一次躺在这里了。

    明知道文琇恨她入骨,既然上了手术台,注定就不会放过她。

    但是有一线希望她就不会放弃,她的思缘没有死,无论如何她都会把孩子救回来。

    她自小命运多舛,父母早亡,孤苦无依,跟卫斯年在一起的那些年,应该是她最快乐的时光,卫斯年呵护她怜惜她,从来都没有让她受过任何的委屈,她认为遇上卫斯年是她今生最大的幸事。

    只是没有想到,爱的越深伤的就越深,于她而言,卫斯年是没有心的,纵多年过去,这颗心也没有被她融化。

    她倦了,累了,不想再继续下去了。

    如此,也甚好。

    不用眼睁睁的看着他娶别的人。

    他曾抚着她的眼睛说,孟孟,你的这双眼睛最是动人。

    动人的结果,还是要为旁人做嫁衣。

    麻药的药效上来了,孟繁星的意识越来越薄弱……

    卫斯年来到文琇的病房,发现里面空空如也,却被告知已经进了手术室。

    “什么手术?”

    “眼角膜移植手术。”

    卫斯年心中狂跳,仿佛有什么答案呼之欲出,“眼角膜?谁的眼角膜?”

    “这个,我们不方便透露。”

    “滚开,不方便透露,我就自己进去看。”

    “先生,里面正在手术,你不能进去。”

    卫斯年一把推开小护士,闯进了手术室。

    他苦苦找了一个多星期的人,就躺在手术台上,毫无生气。

    医生正在给她的腹部进行缝合。

    又有护士上来拦他,“这位先生,请你出去,这里是手术室,你不能进去。”

    “苏主任不好了,血氧饱和度正在下降,心率测不到了…….”

    “肾上腺素一毫克,心肺复苏。”

    卫斯年被护士推了出去,站在手术室门口,隔着玻璃,远远的看着医生做心肺复苏。

    他仿佛被一盆凉水,浇了个透心凉,惨白的灯光下,他眼底呈现出难以言喻的痛苦。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