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医院里。

    刚刚做完手术的文琇刚刚醒来。

    文母就将孟繁星的死讯告诉了她,“苏主任亲自宣布的死亡时间,卫斯年就在现场,后来,卫斯年就把尸体带回去了。”

    “妈,我给你的资料,交给卫伯伯了吗?”

    “你放心,没有交给别人,你爸亲自去的。”

    “那就好。”

    嘭……

    门被人从外面踹开。

    通身戾气的卫斯年从外面走了进来。

    文母见事不好,站起来挡在了病床前面。

    “斯年,你要干什么?”

    “别紧张,我有话跟阿琇说,我要商量一下我们之间的婚事,然后还有些别的事说。”

    但刚才踹门的那一下,着实将文母吓了一跳。

    她看看卫斯年又看看床上的女儿。

    “阿琇刚做完手术,还不能太累……”

    “妈,你出去吧,没事。”

    文母离开之后,卫斯年在床边的一张椅子上坐了下来。

    空气中弥漫着淡淡危险气息。

    文琇现在虽然看不见,但能感觉的到。

    “斯年……”

    “闭嘴,你没资格这样称呼我,三年前,是你找人去撞了孟孟,然后嫁祸给文锦?”

    其实,被推进手术室之后,她就已经想象到了,如果秦子木发现孩子不在她的手上,肯定会向卫斯年告发当年的事情。

    但是,孟繁星已经死了,死无对证,只要咬紧牙关不承认,卫斯年又能将她怎样?

    还有,最重要的一件事,无论孟繁星死不死,她都已经将他们两个在一起的后路给切断了。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不知道?那你知道什么?”

    “我只知道,是孟繁星害死了我的姐姐,别的我都不知道。”

    卫斯年一把掐住了文琇的脖子,“那让我来告诉你,是你将她们两个的矛盾升级,导致她们争吵,然后你给文锦下了毒,你亲手害死了自己的亲姐姐,又把脏水泼给了孟孟。”

    时隔多年,下毒的事情是死无对证,但是秦子木说过,当时孟繁星并没有推文锦,是文锦突然感觉不适,后退两步,栽下了阳台,孟繁星伸手,只不过是想去拉她。

    因为文锦当时挡住了大部分的孟繁星,后来她后退,只能看到孟繁星伸手的那个瞬间。

    视频拍到的就是孟繁星将她推下去的画面。

    卫斯年当初也是被孟繁星气到,结合那段时间她的表现,因为争吵,失手害文锦坠楼,也在情理之中,所以就没有让人对文锦的尸体进行过多的剖查。

    虽现在没有证据,但是文琇绝对脱不了干系。

    文琇还在硬撑,“你……没有证据。”

    “你要证据是吗?你以为文锦死了,你就高枕无忧了?呵呵……”

    卫斯年松开了自己的手,继续道,“三年后,孟孟出狱,你绑架了孟思缘,害死了孩子,将孟孟逼疯,你知道孩子是她的软肋,居然一而再再而三地的去触碰她的底限,如今害死了她,我说的没错吧。”

    “你……”

    文琇刚想说,你没有证据。

    清晰的声音在此刻传来……

    “你可以不信,那我无话可说,你现在只是来见我,如果是卫斯年,你觉得你还能这样逞能吗?……”

    “哈哈哈哈哈哈哈,孟繁星,我就知道你没有死,你这个贱人,那有那么容易就死了。”

    “好,手术结束后,我把孩子的地址告诉你……”

    ……

    这是手术之前,她跟孟繁星的对话录音。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