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斯年,你听我说。”

    卫斯年眸光微沉,眯了下眼睛,“你还有什么好说的?你以为我还会相信你吗?不过,你放心,我不会让你死的,毕竟孟孟的眼角膜还养在你的眼睛里。”

    文琇听到了椅子被拉开的声音,惊慌的挥舞着手,想要抓住卫斯年,“斯年,你听我解释,听我解释,我这么做都是为了你啊,孟繁星是你的杀母仇人,你们两个是不可能在一起的,现在她出了医疗事故,不是正和你意吗?”

    卫斯年暗沉的眸子紧了紧,“你是怎么知道的?”

    “是姐姐告诉我的,她说孟繁星生日的当天,你将自己关在书房里半天,随后,她进去过你的书房一次,就看到了桌子上的那份材料……我知道孟繁星跟在你身边这么多年,你自己不好下手……”

    “文琇,你当真该死!不用为你心思歹毒找借口。”

    “心思歹毒?卫斯年,就算是心思歹毒也是被你逼的,凭什么我跟姐姐一同爱上你,你要娶的人就是姐姐,无数次无视我的存在,即使没有了姐姐,你这三年来的所有心思也不在我的身上,留在我身边不过是出于对姐姐的愧疚之情。”

    文琇抓狂的哈哈大笑两声,“卫斯年,你三年前主动送她去监狱,不过是免于我们家的追究,三年后,她撞了我,为了给她免责,你让她把眼角膜给我,还不惜答应要娶我,你为了她,做的事情还真多呢?”

    “凭什么她就可以,我不行?我不甘心,所以,我才要毁了她,知道她死了的消息,你不知道,我有多开心,就算被你恨死,我也是开心,而你,到了现在,还不想承认吗?你已经爱上了你杀母仇人的女儿……哈哈哈,多可笑,不过,她已经死了,再也没有资格跟我争了……”

    爱上了你杀母仇人的女儿……

    这句话无限制的在卫斯年的耳边回响。

    他爱上了孟繁星?

    是从什么时候开始,身边习惯了她的存在?习惯了她每次玩笑的告白?习惯了抱她在怀里的温暖……

    当年的车祸,根本不是一场简单的交通意外,而是一场蓄意谋杀。

    事发一年后,江城赫赫有名的林家,妻离子散家破人亡。

    当年林家作为卫父的死对头,本来要害的是卫父的,但他临时出差躲过了一劫。

    林家买凶杀人的这个“凶”就是孟繁星的父亲。

    他是在孟繁星生日的前一个月才查到的。

    孟父后来带着妻女去了外地,两年后事故死亡,妻子病逝,唯一的女儿孟繁星成了孤儿。

    所以,对于孟繁星,他不是不爱,而是不能。

    他也知道,这件事情跟孟繁星没有任何关系,但是接下来的一段时间,他只要看到孟繁星,就会想到母亲拼死救他的场景,身下的血迅速的蔓延开来,还有那双至死都没有合上的眼睛……

    可能真的是因果轮回,他捡回来的女孩,竟是那人的女儿。

    “先生,不好了,老爷到别墅里把孟小姐的尸体带走了……”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