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火葬场。

    通身戾气的卫斯年匆匆赶到。

    还没有进门就被卫父的保镖拦在了门口。

    “滚开!”卫斯年的拳头狠狠的招呼在拦截的保镖身上。

    “谁给你们的胆子,敢拦我,给我让开。”

    “我。”

    卫父的出现,致使气氛更加的剑拔弩张。

    “爸,把她还给我。”

    “不可能,死人就应该有死人的归宿,你将她留在家里,能留几天?”

    “那也是我自己的事。”

    “涉及到你母亲,就不单纯是你自己的事,况且,她人已经死了,对于她父亲的所作所为,我们卫家对他女儿已经仁至义尽了。”

    “她现在是我的合法妻子。”

    卫父大怒,“卫斯年,你这简直是胡闹,好在她已经死了,她死了就没有这层关系了,你现在跟文家二女儿有婚约,需要我再提醒你一次吗?”

    卫斯年冷笑一声,“婚约?那也是我说了算,我不点头,文家什么都得不到,还有,不要逼我与你为敌。”

    “你为了一个死人竟然敢这样跟我说话?”

    没有过多的时间,跟卫父说这些,他怕,他耽误的任何一分钟,都能将孟繁星化为灰烬,他不再多说废话,三下五除二的解决了门口的保镖。

    身后传来卫父的声音,“已经晚了,她进了火化炉了。”

    巨大的玻璃墙,将房间内的情况看的一清二楚,二号火化炉里面炉火烧的正旺,卫斯年狠狠的踹了两脚被从里面关着的房门,痛苦的嘶吼,“打开门,你们给我打开门,把人给我弄出来,那是我的妻子,你们有什么权利处理她…..”

    里面的工作人员似乎是见惯了这样的场面,无动于衷的通过玻璃看着外面发狂的卫斯年。

    如果没有火化,一切都还可以重新开始,一切也有可能是一场误会,是秦子木安排的误会。

    只要留着孟繁星,她就有可能还会醒过来,可是为什么,这些人连他最后的一点点奢望也要剥夺。

    抱着孟繁星的骨灰离开火葬场的时候,卫斯年的心里空落落的,仿佛连吸进来的空气都是稀薄的,终究是他没有保护好她。

    母亲死后的很长一段时间,他都不能释怀,恰巧就是这个时候,孟繁星出现在他的生命里,成为了他人生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这一部分缺失了,他的人生永远都留下一块空缺。

    父亲的话他一句都没有听清楚,车门缓缓的关上,他看到卫父上前一步,欲言又止。

    卫父从知道事实到现在,都觉得心惊,幸亏孟繁星死了,否则那样一个祸害留在卫斯年身边,肯定不会有什么好事。

    捡回孟繁星的这些年,卫斯年对她的态度,卫父都看在眼里,眼看着这个小姑娘在他心里的位置越来越重要,最后竟然恃宠而骄,成了一个杀人犯。

    这样的女人他是绝对不会让她进卫家的大门,更何况她的父亲还是当年害死他妻子的凶手。

    卫斯年三年前就查到了,却瞒到了现在,可见这个小姑娘在卫斯年心里的位置该有多重。

    所以,今天这个恶人,也只有他来做。

    彻底的斩断卫斯年的所有念想,以后安安稳稳的娶了文家的二女儿,如此甚好。

    只是,卫父没有想到的是,卫斯年态度那样坚决,扔下公司的一大摊子事情,带着孟繁星的骨灰消失了一个月。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