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孟思缘的眼神有一种神奇的力量,牢牢的撅住卫斯年这颗凉彻的心。

    “为什么叫我爸爸?”

    “妈妈说,是爸爸。”

    孟繁星说他是她的爸爸吗?卫斯年心里一惊,“妈妈什么时候说的?”

    “生病,照片。”

    孟繁星出狱的那天正好是孟思缘手术的时候,也就是说,她们母子二人相见,也只有手术后,相处的那短短几个小时。

    “你是说,妈妈给你看过我的照片?说我是爸爸?”

    孟思缘坚定的点点头。

    此时的卫斯年,心里满满的浮上了一层阴影,隐约感觉到事情可能并不简单。

    第二天,他秘密的将他和孟思缘的头发送去做DNA比对。

    结果很快就出来了。

    事实证明,他和孟思缘确定是父女关系。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他和孟繁星有没有肌肤之亲,他心里还是有数的,但是怎么可能会有这样匪夷所思的事情发生?

    “思缘是我的亲生女儿?”

    秦子木冷哼一声,“恐怕也就只有你才能做到这么狠心,无论如何,繁星从小爱的就是你,她绝对不会允许自己生下别人的孩子,我还记得,小学五年级的时候,班主任念过一篇她写的作文,那篇作文被当成了反面教材,那恐怕是繁星唯一一次作文得不及格,那篇作文的名字叫我的理想,她的理想就是将来嫁给她爱的那人,然后给他生儿育女。”

    坚强如卫斯年,此时也忍不住眼眶发红,他的小姑娘原来爱了他那么久,不是临时起意,也不是习惯性的占有欲,是将一颗真心赋予他,而他,却偏偏践踏了那颗真心。

    秦子木顿了顿紧接着道,“孩子是通过人工授精得来的,卫家的家庭医生不同意她这样做,是她找人偷出来的,呵呵,你瞧,为了你,她有多疯狂,她生日当天去医院做了检查,医生告诉她,着床成功,那就预示着她可以为你生一个孩子,也是在那天,她准备将这个好消息告诉你,最后结果如何,你很清楚,呵呵,繁星怎么会爱上你这种胆小鬼?”

    他是很清楚,是他亲手将她送进了监狱。

    让她未婚生子,在监狱里受尽了各种苦痛折磨。

    孩子不是秦子木的,是他的。

    可这样的结果,竟然让他一分愉悦感都没有,反倒是那份亲子鉴定,是一种讽刺,像一柄利刃狠狠的扎在他的心口。

    他根本不配做孟思缘的爸爸,甚至不配得到孟繁星的爱,顾虑的太多终究成了一柄伤人的利刃。

    卫斯年匆匆忙忙的回到家,从书房最底下的一个柜子里翻出一个箱子,里面放了孟繁星的一些旧课本和旧本子。

    终于找到了小学五年级的一本作文本。

    里面的第三篇作文就是那篇,《我的理想》。

    作文的内容没有指名道姓,但是无一不充斥着她小小的心思,青涩的暗恋。

    “我的理想很专一,专一的容不下别的杂质,我一定要在最合适的年龄,穿着圣洁的婚纱,嫁给我爱的人……我爱你不是因为你拥有不菲的财富,我爱你也不是因为你智慧超人,因为,你就是你,独一无二,所有的温柔霸道都是为我,希望你容不下旁人,而我也只有你……”

    最后老师用红色的笔写道:少看言情小说。

    卫斯年指尖微颤,摩挲着那泛黄的纸张,突然指尖传来不一样的触感,那是在题目旁边的空白格上,隐约可以可见一行英文字母,应该是通过薄的纸印上去的痕迹。

    那一行英文小字是: love of my life。(一生所爱)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