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有请新郎新娘步入会场。”

    婚礼司仪的声音,响彻整个会场。

    卫斯年捏了一下文琇的下巴,“你们家刚死人了吗?你不会笑?”

    文琇知道,卫斯年疯了,但是现在她又走不得,也退不得,只能硬着头皮陪着他演下去。

    她努力的裂开嘴角,笑了一下。

    卫斯年仍是不满意,“正常一点,今天是你的好日子,你就笑不出来吗?”

    “斯年……”

    “别叫我的名字,听着恶心。”

    “卫……卫总,我尽量,尽量……”

    文琇换上一副笑脸,紧接着大门缓缓的打开了。

    两个人在一束追光之下缓缓走上红毯,就在大家看到文琇手里抱着的相框时,全场哗然。

    一时间没有搞清楚是怎么回事。

    正在这时,舞台上的大屏幕亮了起来。

    两行字异常醒目。

    卫斯年,孟繁星,新婚快乐,百年好合。

    紧接着婚礼进行曲响起。

    文琇被迫抱着孟繁星的遗像跟卫斯年一同走在红毯上,本来她以为是卫斯年要羞辱她,没想到今天这场婚礼根本就不是给她办的,而是为孟繁星办的。

    是他和孟繁星的婚礼。

    她穿着圣洁的婚纱,本身就是一个傀儡,一个笑话。

    卫父看着这样的场景,很快明白过来,卫斯年的用意,他从座位上站了起来,想要阻止卫斯年这一疯狂的举动,却被大山似得保镖堵回座位上。

    这个逆子,算是今天把卫家的脸给丢尽了。

    底下的人已经开始窃窃私语,所有人都把今天当成了一场闹剧,并且要看卫家人在全江城出丑。

    甚至很多老朋友都向他投来疑问的目光,难道让他这会站起来清理门户吗?

    全场唯一认真的人就是卫斯年,无数的镁光灯,长枪短炮之下,他淡然自若,唇角甚至带着淡淡的光华。

    只是活生生的人跟阴森的照片,硬是让人感到了一丝的毛骨悚然。

    卫斯年就是要在今天,一个环节都不少的,为孟繁星补一场婚礼,哪怕是跟她的照片结婚。

    一开始文琇想的就过于简单了,活该她那么爱卫斯年,那人知道一切事情的始末,哪里还会多看她一眼,这一路走来,文琇笑的很难看。

    扶着相框跟卫斯年举行仪式的过程更是煎熬,连最苦笑都难以维持。

    此刻她真的很想爆发,很想离开,但是她却不敢有别的动作,一路走来的时候,她看到父母旁边坐着两个黑衣保镖,母亲看向她的眼神,都是绝望哀伤,甚至闪着泪花。

    当年比不过文锦,又败给了孟繁星,现在竟然又输给了一个死人,她不甘心,真的很不甘心,现场所有的鲜花,音乐,还有满城权贵,都是为她请的,今天的幸福,只能是她一个人的。

    想到这里,文琇想要将手上的相框狠狠的掼在地上。

    却被一旁假装伴娘的女秘书,一把接住,不着痕迹的道,“文小姐还是小心的好,把相框摔了,会很难堪。”

    与此同时,卫斯年凛冽又带着警示的眼神也瞥了过来。

    文琇身上一抖,没敢再做出那样的举动。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