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自那之后,孟繁星就被卫斯年囚禁在小小的公寓里。

    她以为她会被关在这里直到上手术台的时候。

    没想到,秦子木会来救她。

    他这次来带了不少人,趁着带来的人跟外面的保镖打斗的时刻,他冲进了房间。

    “繁星,快点跟我走。”

    “木头,你是真的不明白吗?你若是这个时候带我走,你会给你自己还有秦家招来灭顶之灾。”

    “我不怕,我不能看着你在卫斯年那个变态手里被送上手术台。”

    孟繁星不想看到有人因为她受到牵连,情急之下脱口而出,“木头,我跟他已经领了结婚证了。”

    秦子木闻言果然怔了几秒,随即悲悯的看着她,“繁星,你被囚禁在这里当然不知道,整个江城都已经传遍了,卫斯年跟文琇的婚期定在两个月后的九号,他就要娶文琇了,只有你还傻傻的沉浸在自己的梦里。”

    外面的打斗声还在继续,秦子木趁机拉着孟繁星往外走去。

    是她太傻太天真,以为那天的结婚证就是真的,无论他们两个人怎么互相折磨,卫斯年终归是娶了她。

    如今看来,卫斯年不过是为了用一张结婚证安抚住她躁动疯狂的情绪,他实在太知道,她想要的是什么了。

    保镖眼看着秦子木拉着孟繁星贴墙往门口那边挪。

    随手抄起架子上的一件花瓶朝着秦子木就砸了上去,秦子木下意识的松开孟繁星的手,将人往旁边一推。

    孟繁星失去扶持,加上往前急迈出一步,脚下踩空,就从楼梯上滚了下去。

    天旋地转中,她很快就没了意识。

    再次醒来,人已经在医院里。

    动一动,膝盖处就传来一阵疼痛。

    病房里一个人都没有,孟繁星可以想象得到,卫斯年得知消息一定不会放过秦子木。

    她忍着膝盖上的疼,想从病床上爬起来,可这么一动,小腹也感觉到了闷闷的疼。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这时,病房的门打开了。

    文琇坐在轮椅上由一个护工推着进来。

    进来之后,她就先让护工离开了,孟繁星愤恨的眼神恨不得将她给生吞活剥了,她竟然还敢一个人面对她?

    “我知道你醒了,你身上的恨意我在门口就感受到了。”

    “那你还敢进来,你不会真的以为我躺在床上动不了你吧?”

    文琇的脸上带着得意的神色,“既然这么有本事,还是要把你的眼睛给我,看着我,哦,不,到时候你就看不见了,嫁给斯年的人最终是我,你的白日梦到头了,你以为给斯年生个孩子就可以这么嚣张吗?你知道吗?斯年根本就不想要你生的孩子。”

    文琇这句话,话里有话,孟繁星的手下意识的覆在小腹上,那里凉意彻骨。

    “什么意思?哈哈哈,意思就是你又失去了一个孩子,而这个孩子,是斯年亲自下令拿掉的。”

    文琇的脸狰狞的可怕,但是可怕的不是她,而是卫斯年。

    孟繁星整个人都在发抖,她不敢相信她居然又怀孕了,这难道是思缘没有走远,又重新来到了她的怀抱?但是刚才文琇说了什么?

    她说,孩子又没了?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