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下一刻,再也没有任何犹豫的拥她入怀。

    压着她的唇,狠狠的吻了下去,孟繁星一开始愣了几秒,随后就开始剧烈的挣扎,浓重的血腥味很快就弥漫了两个人的口腔。

    孟繁星也实在没有想到,刚才还隐忍沉默的卫斯年,一转身就马上像换了一个人似得。

    卫斯年的这个吻一开始一点都不温柔,跟一年前的那一次,一模一样,只是吻到最后,由一开始的残暴变成了温柔,钳制改为轻拥,像极了饥渴的人渴望甘露一般。

    卫斯年抱着孟繁星,仿佛就是抱着救命稻草。

    去特么的成全,在面对她的那一刻,全都化为泡沫,他甚至还在想,如果从一开始就这样,心可能就不会是那般撕裂的疼了。

    好半晌,卫斯年餮足,终于松开了她。

    孟繁星气的眯了眯眼睛,刚才她就说过,奥斯卡欠卫斯年一座小金人,变脸的速度比翻书还快。

    她自然是不知道,她转身离开之后,卫斯年的心理变化。

    “骂也骂过了,回到我身边。”

    孟繁星气不过,狠狠的推了卫斯年一把,“卫斯年,你去死。”

    其实她根本没有用太多的力气,却眼睁睁的看着他直挺挺的倒了下去,然后躺在地上一动也不动了。

    “卫斯年?你不要骗我,你这是为了博取我的同情吗?当场碰瓷?你放心,就算你死在这里,我也绝对不会管你。”

    说完,孟繁星往前小跑了两步,再回过头来的时候,发现他人还躺在那里一动不动。

    孟繁星联想到他那会脸色苍白虚弱的模样,快速的拨了急救电话。

    拨通电话的时候,她的手都在抖,跪在他的面前,看着他毫无起伏的胸膛,甚至不敢伸手去试一试他的呼吸。

    任由她如何的嘴硬如何怒骂,如何发泄自己的愤恨,真的到了这一刻,她还是害怕,这种害怕不亚于墓园那天看到他的骨灰坛,心都凉了一半。

    如何自欺欺人,她都做不到彻底放下他。

    医生从急救室走出来,还不等孟繁星说话,劈头盖脸就是一顿骂,“你是病人家属?我说了他不能出院不能出院,你们家属把医生的话当耳旁风吗?出了事是谁负责?……”

    孟繁星被训的插不上话,好半天她才找到自己的声音,问了一句,“医生,他到底怎么了?”

    医生这才狐疑的看着她,人是她送来的,她自然而然的认为她是家属,这会孟繁星这样一问,才让这个脾气稍微暴躁点的医生,疑惑的问上一句,“你是不是病人家属?”

    “我是,只不过我是刚知道他生病的。”

    孟繁星态度友善,又比较谦和,医生也就不好意思再训她了,“他的胃前段时间溃疡加重,刚做了胃切除手术,术后他恢复的并不好,今天又瞒着医生偷偷出院,不被救护车拉回来才怪呢?”

    “胃溃疡?”

    “怎么?你是不是觉得胃溃疡是小病啊,我跟你说,稍有不慎,就有癌变的可能,他近期情况不好,我们已经送了病理,做胃癌活检检查,家属也不能掉以轻心,他没有说吗?明天出来结果。”

    孟繁星的这一颗心如同坐云霄飞车,见到卫斯年短短的一个小时之内,把这种忽上忽下的心情,体会的淋漓尽致。

    “那您的意思是不确定是不是癌症是吗?”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