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文琇被囚禁的第七天,文家父母终于通过各种途径联系到了警方。

    警方的人以涉嫌强行绑架,动用私行和非法拘禁,暂时扣留了卫斯年。

    但是没有在卫宅里搜出文琇,后来在一处隐蔽的拆迁楼里,找到了几乎奄奄一息的文琇,她的一双重见光明的眼睛再次失去,又因故意杀人罪被起诉,以后是逃脱不了遥遥无期的牢狱之灾了。

    最终,卫斯年因为证据不足,很快就被放了出来。

    吴妈带着孟思缘在拘留所门口等待卫斯年。

    小姑娘张开双臂跑向卫斯年,“爸爸。”

    卫斯年紧紧的抱着女儿,好似一同将孟繁星一起揽入怀中一样。

    可能有吴妈的叮嘱,孟思缘从来没有在卫斯年的面前提过孟繁星,在卫家,孟繁星成了一个禁忌般的存在。

    一年之后,江城最大的墓园,正在举行一场隆重的丧葬仪式。

    天空阴沉沉的,已经下起了小雨。

    这一年里,卫斯年纵使有孟思缘的支撑,身体依旧是以最快的速度衰败着,终究在一年之后,于家中病逝。

    与孟繁星的骨灰葬在一起,是他临终的愿望。

    也是他满足十一岁时,孟繁星的小小愿望,死后两人要同穴而眠。

    场面肃穆,卫斯年生前的好友合作伙伴,均在今天到齐,孟思缘由一个黑衣保镖抱着,站在队伍的最前面,她穿着一件黑色的小羊绒大衣,胸前别着白花,胳膊上带着黑色的臂袖,趴在保镖的肩上哭的伤心。

    在场的人无一不动容的。

    这个小姑娘也是可怜,一年前失去了亲生母亲,一年之后又失去了父亲,这一年里,卫斯年宠爱这个孩子,在江城那是出了名的,如今真的变成彻头彻尾的孤儿了。

    队伍的末端站着一个黑超遮面的女人,她旁边举伞站着的正是秦子木。

    那女人眼睛一眨不眨的注视着保镖怀里痛哭的小姑娘。

    她的步子小小的挪了一下,被秦子木牢牢的拽住。

    她只是想要上前去抱抱孩子而已。

    秦子木却对着她摇了摇头,示意她不要轻举妄动。

    仪式很简单,总共分为两个部分,一个是宣读遗嘱,一个是骨灰入穴。

    卫斯年生前的律师,当场宣读了卫斯年的遗嘱,所有的遗传全部都交给了他的女儿,女儿十六岁之前,暂由律师代为保管。

    小姑娘有些失控的喊了一声爸爸。

    女士们见不得这样的场面,鼻子发酸,纷纷落下泪来。

    最后面的那个女人,因不能上前,拳头紧紧的攥在一起,内心十分的矛盾。

    眼看着那两个骨灰坛就要被放到墓穴里,那个黑超遮面的女人,再也忍不住,冲上前去,“不行,不可以,不能埋在一起。”

    卫斯年旁边的位置只能是留给她的。

    “卫斯年,你好狠的心,对自己狠,对别人也狠,你怎么有资格死?我没原谅你,你怎么有资格死?”

    她跪在地上,抱着贴着卫斯年照片的那只骨灰坛,放声大哭。

    尽管这一年多来,无数次的恨他,怨他,也想象过他会死,今天来这里她的主要目的也不是他,她想要带走自己的女儿,可是,看到她要跟不知道是谁的女人葬在一起,最后这一刻她还是没有忍住。

    在场的所有人,都面面相觑,不明白这个突然闯出来的女人是谁。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